女人专刊   
当前位置:女人专刊文章资讯女性健康心灵沙龙
日期:2015-05-12 08:08:48  来源:本站整理

男子有精神疾病打儿童 如何将“疯暴”关进药物的笼子

    几天前,一名3岁男童正在延安市洛川县中心街拿着扫帚玩耍,一名黑衣男子突然冲出,对着孩子就是一脚,打倒后用扫帚猛打孩子,并反复猛踩孩子的头和身子,残忍行为持续了半分钟左右。后来证实,伤人男子是一位患有精神分裂症的病人。目前已被刑事拘留,正面临精神病司法鉴定。

    据悉,伤人男子在提审时言语较为混乱。因此,该男子目前很有可能处于疾病的发作期。该男子所患的精神分裂症属于一种重性精神疾病。

    类型 精神病人的“文、武、花、政”

    部分重性病人在疾病期受到幻觉、妄想等精神症状的影响,可能会出现冲动攻击、伤人毁物的行为。比如,病人的症状是幻听,凭空听到的声音是“这个人是坏人,你该去杀了他!”那么病人就真的可能会在症状的驱使下去杀人。假如病人的症状是妄想,病态的想法是“这个人要害我!”那么病人出于报复或自卫,就会攻击他妄想中的那个敌人。另外,其他一些精神症状也会促使病人表现出攻击行为,比如情绪上容易激惹。当然,不是所有的重性精神病人都会出现攻击行为,在精神疾病的司法鉴定领域,对病人的异常行为表现有个简单实用的分类:文、武、花、政。

    “文”是指病人只有异常的精神症状,但没有明显的冲动怪异行为,也即很多症状不是外显的,表现较为安静;“武”则是指病人具有打人骂人、冲动攻击行为的病态表现;“花”则是指病人追逐异性、举止轻浮,本能活动亢进;“政”则是指病人在现实基础上产生的一些偏执观念,反复上访、告状,难以劝止。通常,对他人及社会公共安全危害最大的,就属动“武”的病人。而精神分裂症患者中,动“武”的病人占有较大的比例,已经成为治疗、预防和管理的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现状 精神病专科医院不足,精神科医师匮乏

    目前在北京,住院及门诊的重性精神病人一旦确诊,都会实行“重性精神疾病”上报。当然,除此之外的心理疾病,如抑郁症、神经衰弱等都不在上报之列。重性精神疾病的信息上报之后,就会传达到社区或村委会,以便所在地的管理部门监管。有些社区或卫生部门还会为重性精神病人提供免费的药物治疗。

    但目前存在一个较为严峻的事实是,全国的精神病专科医院严重不足,精神科医师更是匮乏。相当多的县级城市是没有精神卫生专科医院的。因此,很多精神病人的诊治、复查就面临着很多现实困难。而像精神分裂症那样的重性病人需要的又是长期甚至终生的治疗,因此这对供需之间的巨大落差,为很多悲剧埋下伏笔。不少病人就是因为停药后病情复发的,而家属如果再抱有侥幸心理、观望态度,拖着不去看病,疾病复发后的结局则很有可能变得难以收拾。

    2014年,山西有位男性精神分裂症患者,出院后一度表现较为正常,还外出打工一段时间。后来病情复发,拒绝服药,并买了把尖刀,扬言要杀父亲。患者的爸爸没有当回事,一则是父亲又高又壮,不惧怕孩子的攻击;另一方面,在内心深处,这个父亲不相信儿子真的会杀了自己。但在一个夏季的早晨,这个儿子真的就持刀刺向了父亲,让亡者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延安洛川的伤童事件发生后,伤人男子的家人也很痛心,患者的二哥说,看了弟弟暴打小孩的视频,“恨不得杀了他。”其家人也表示,家里有这一人患病,几乎改变了他们一家的命运。他们尽量尽到监护义务,但也认为:“谁能保证近10年没有纰漏?”

    事实确实如此,一个精神病人即使住院,也不是说等于进了保险箱,症状依然可能会有反复。监护一个精神病人,特别是一个容易“动武”的病人,肯定会非常困难。很多无奈的家属最后没有办法了,就把病人锁起来,或关在一个封闭的屋子里。

    有人质疑患者的家属:经常有暴力倾向的精神病人,为什么没有被关在家里?患者的哥哥称,看到他有时没有暴力倾向,只是对人傻笑,所以就没有锁他。患者的父亲则更加心疼:“我们在电视上看过有人家用链子锁住病人,可那是我的儿子,我们家做不出这种事来。”

    遗憾 抗精神病药物长期被误解,副作用其实没那么大

    患者的父亲没错,一个儿子不论病得多么荒唐离谱,那都是自己孩子。对病人就是要持有这样一种接纳、包容的态度,但前提是尽量不要危害他人乃至公共安全。而要做到这一点,药物治疗是第一位的。患者的家属表示,几千元的住院费用对于其家庭来说,是个难以承受的开支。但遗憾的是,还有一个方法被忽视了,那就是注射长效的针剂。

    针对精神分裂症患者,很早以前就开发了一种长效的药物,短则两周、长则四周左右肌注一次针剂。两次注射间期,几乎可以不必再服用其他抗精神病药物。家属如果能够想办法就近将患者的长效针剂按时按量地用了,比如在卫生室,就可以省却了诸如监督服药、强制服药等日复一日的环节。最主要的是,这种针剂非常便宜,一针大约只有几十元钱。这个方法对地处偏远的病人及家属来说,可谓是一个相对的省心省力的办法。即使针剂不能完全控制症状,但大抵可以控制患者兴奋冲动的倾向。相比用绳子捆、用链子锁等机械性约束的方法,药物可谓是一种化学性约束。尽管长效针剂也有其不完美之处,比如用药之初,副作用会偏大等等,但也不失为一种简单可行的办法。

    但这种长效针剂已经问世多年,为什么没有被患者家属广泛认可呢?其实不止是针剂,即便是片剂的药物,很多家属也觉得副作用大,或担心吃傻了或者像化疗药物那样伤害身体。这是一个根深蒂固的误解。诚然,一些传统的抗精神病药服用之后,确实会让患者看上去目光发呆,身体僵硬。但相比获得的症状改善而言,这些副作用真的可以忽略。另外,还可以服用一些处理这些副作用的其他药物。最主要的是,现在很多新型的抗精神病药,其副作用相对老药而言已经很轻微了。只是相对的,价格也会较高。

    洛川男子的伤童事件还有一个时间背景,就是发生在春季。患者的家属也表示,春秋季他容易发病。民间有个通俗的说法:菜花黄,痴子狂。说的就是精神病人在春天更容易病情复发或加重。事实也确实如此,不少精神病人的伤人事件都是发生在春季。因此,对于具有监护责任的家属来说,在春天、秋天这些相对特殊的季节,应该适度提高警惕,加强监管力度。当然,部分病人会有自己容易波动的特殊时期,比如最初发病时的季节等等,家属需要予以特别的关注。

    重性精神病人肇事肇祸,已经得到了国家卫生、民政、公安、社会保障等很多部门的关注。随着国家对精神病院建设的投入增加,对精神卫生人才的不断培养,对精神卫生防治网络的不断建立健全,精神病人对他人及公共安全的危害也会控制得越来越好。那时,患者的症状就会完全地被关在“综合治疗”的笼子里,而不仅仅依赖药物。

    文/宋崇升(北京回龙观医院)

Tags:

作者:Admin
友情连接
Copyright © 2012-2019 lady.zkcity.com 女人专刊.
All Rights Reserved . ICP备案号:12003004号-5